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计划季加网

99岁抗战老兵元旦离世 曾目睹抗日名将戴安澜牺牲

2019-07-10 13:00:53 来源:计划季加网

1938年,欧阳全随戴安澜的部队前往广西,并参加了之后的昆仑关会战。“这一战打得好,虽然时间久了点,但打死了很多日本人,我们也没有一个被俘的。”欧阳全在口述历史的采访中表示。

欧阳全的儿媳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目前一家人正在为老人料理后事。照顾欧阳全老人的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就在几天前,大家还讨论筹备欧阳全老人的百岁寿辰,没想到忽然收到老人离世的消息。为欧阳全做过口述历史的薛刚回忆,老人讲述过往的经历时都很平淡,唯独提起戴安澜的牺牲时才会情绪波动。

现在的冷湖,到处是沙埋下的断壁残垣,看不到当年生机勃勃的景象,产业转型成了未来发展面临的主要课题。冷湖行政委员会正拟申报冷湖雅丹国际地质公园——拥有以俄博梁,水鸭子墩彩色雅丹与小雅丹等为主体的地质遗迹景观资源和青海油田冷湖老基地遗址人文景观,并打造中国乃至世界的第一个火星小镇。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99岁的抗战老兵欧阳全却在2019年1月1日这天与世长辞。欧阳全老人曾任抗日名将戴安澜的贴身卫士,跟随戴安澜将军参与了昆仑关会战,并于1942年跟随戴安澜一道,赴缅甸作战,亲眼目睹了戴安澜将军牺牲的全过程,在戴安澜牺牲后将其骨灰送回国内。欧阳全记忆中的抗战,成为了难得的历史纪录。

薛刚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的贴身卫士,更多地带有一些勤务兵的性质,欧阳全老人主要的任务是为戴安澜挑行李,由此目睹了戴安澜的最后时光。”

在5月7日至9日的集中采访中,编辑记者们兵分两路,分别前往深圳各区、科研院校、高新技术企业、城中村开展采访报道。

这是媒体发布的关于北京市政府部门搬迁的最确切报道。此前曾在5月24日,微信公号“通州小兵”在一篇名为“《通州爆料》震撼!网曝北京市政府将落户通州,十年传言终成现实!”的文章里称北京市政府将东迁通州,搬迁地址在通州潞城东小营附近。该文被认为是这一轮搬迁传闻的源头。

新华社快讯:纽约股市三大股指18日上涨,其中,道指涨1.38%,标普指数涨1.32%,纳斯达克指数涨1.03%。

文/本报记者屈畅

“1942年,欧阳全就跟着戴安澜前往缅甸,并参加了同古会战,那是历史上有名的惨烈之战。欧阳全最终死里逃生,但戴安澜却牺牲在了缅甸。”薛刚说,“那是欧阳全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郑金火认为,本次开庭的一大争议焦点就是证据问题。郑金火:“他的辩护人在多个场合都提到了这个案件的证据问题,所提的问题按我的说法认为是非常尖锐的。任何的刑事审判,事实还是最关键的,我觉得在再审过程当中,确实应该好好的全面审查。”

以往记者采访完毕开始整理素材成稿,现在边采边发,编辑部即收即审即签,最大限度与新闻现场同步。

警方介绍,8月14日,李晓斌凭借此前冒充受害人同龄人与其线上聊天掌握到的该女高生行踪,将其骗上自己驾驶的越野车,强行开到偏僻处进行强奸。之后竟不顾被害女生下体出血,驾车去安监局上班了。

至于雾霾塔到底有没有去霾效果?中国环境记协专门请两家有检测资质的专业机构进行了对它阶段性测试。中国环境记协今天公开了测试结果。中国环境记协表示,雾霾塔塔对其周围空气中的PM2.5有一定的净化作用但效果不稳定且作用范围十分有限。荷兰方研发团队也表示,仍将坚定不移的致力于对雾霾治理的探索。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强调,对任何组织和个人为我国环境质量的改善所作的科学实验和探索,都将一如既往地予以支持和鼓励,并对国内一切致力于雾霾治理研究的专家和学者对塔的试验性研究提供一切便利!

昂乃村位于大沁他拉镇政府所在地东郊20公里处,全村412户、1755人,耕地面积9800亩。2013年以前全村有214户危土房,人均纯收入不足5000元。十八大以来,昂乃村大力发展“一区”即养殖小区,“一地”即蒙中药材试种示范基地,产业发展规划已经初见成效,今年人均收入达到11000元。王明会今天就是来摸摸药材品种的情况。

曾是抗日名将贴身卫士

除各国正式派驻他国的外交人员、联合国维和部队跨国驻扎的军事人员之外,所有在非本人出生国以外的国家定居1年以上的人。

千百年来,西湖是杭州的代名词,而现在,钱塘江上的十座大桥拉开了城市框架,使杭州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这次G20峰会的主场馆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就坐落在钱塘江上的第三座大桥——钱江三桥旁边。

薛刚也表示,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欧阳全,给人的感觉很低调。“欧阳全老人的孩子对他非常孝敬,应该说欧阳全老人的家庭条件也非常好,但我第一次在他家和他相见的时候,他穿着一身衬衫,套着一个外套,都是那种很普通的款式,没有任何时尚的元素。”

在一段“老兵回家”组织为欧阳全做的口述记录中,欧阳全自己介绍说,他1920年出生于湖南耒阳。1937年7月,全民族抗战爆发,有人见17岁的欧阳全身强体壮,就介绍他去当兵,保家卫国。

“我亲眼看见,有一次有120多名伤兵,走不动了,怕拖累战友,商量后,自愿靠在一起不走了,让人用机枪把他们扫死了。”面对占据优势的日军,戴安澜的部队损失惨重,欧阳全也在回忆中提到了不少让人倍感心酸的故事。但影响他最深的,还是师长戴安澜的牺牲。

薛刚说,欧阳全提起自己的艰辛岁月和幸福时光时,语气都很平静,手势也不多。唯独谈起戴安澜离世的经历,欧阳全会变得非常激动。“他会用手给我指,子弹是怎么从戴安澜身上打进去的,怎么从戴安澜身上穿出来,会给我比画当时的创面有多大。他记得戴安澜将军牺牲的具体时间点。”

督查光凭“人海战术”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得到先进科技装备的助力。今年整个污染防治攻坚战将继续充分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运用污染源在线监控、“热点网格”、卫星遥感等先进技术。

目前,七部门已成立跨部门综合协调组,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存在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全面监督检查。与之对应,各省均建立了多部门联合工作机制和工作队伍,制定并下发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进行工作部署,采取市、县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自查与省级工作组督查相结合的方式,层层压实责任。

过高的“市场门槛”要降低。目前,资本、土地等要素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是企业盈利能力不断降低的重要原因。当投资项目预期收益低于其综合成本时,企业自然无心投资。这其中,特别是主打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业务模式的新兴产业,大多是处于初创期的小企业,资本实力较弱,抗风险能力差,如果资金、人工、土地等成本过高,这些企业可能还未“发芽”就已夭折。生产要素市场居于所有产业的上游,降低要素市场的门槛,提高供给效率,化解用地难、融资贵、用工贵等难题,民间投资才会更有底气。

杨儒森介绍,欧阳全生前保持着非常规范的作息,“每天吃的都以素菜为主,肉只有几片。每天还要看报纸,比如《长沙晚报》和《参考消息》,每天晚上也会收看新闻联播,了解国家大事。”

薛刚曾就这件事向戴安澜的儿子求证,“戴安澜的儿子告诉我,确实曾听母亲说起过这件事,欧阳全老人的这个说法是可以对应上的。后来包括我和欧阳全的儿子都曾向欧阳全老人提起来过,说要不要和戴安澜家的人见一下,但欧阳全老人始终觉得愧疚难当,到去世都没有再见过戴安澜的家人。”

从缅甸回国后不久,欧阳全就退伍回家了,他在口述历史的采访时说:“在缅甸的时候,我没事就会想母亲给我做的布鞋,加上师长死了,也没什么意思了。”到了1949年之后,欧阳全参加了公安系统的工作,并在人民公安的岗位上退休。

2014年9月23日,天心区人民法院向开福区伍家岭街道办下达《执行通知书》,责令其立即自动履行判决。法院同时责令伍家岭街道办如实申报其财产状况。

此次调整前,崔爱民曾任中国驻安哥拉大使,今年2月,媒体披露了其离任的消息。离任前,崔爱民辞行拜会了安哥拉总统洛伦索,洛伦索2018年曾两次访华,一次是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另一次则是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辞行拜会中,洛伦索感谢崔爱民任期内为推动中安关系发展,特别是为他本人两次访华所做各方面工作,还让崔大使有机会多回安哥拉看看。

元旦“归队”陪伴师长

未经批准随意使用“宇宙、中央、天下”等词语的地名。如:未经批准,某居民区命名为“宇宙城”“中央首府”“盛世中央”“龙御天下”“天下域”等。

“很多史料中,对于抗日名将戴安澜在缅甸抗日时牺牲的经历语焉不详,或者存在多处矛盾,欧阳全作为戴安澜牺牲的亲历者,他的回忆史料价值很高。”口述历史研究者薛刚曾在2018年对欧阳全做过专访。

2019年的第一天,湖南的抗战老兵欧阳全“归队”了,99岁的他曾在77年前从缅甸的密林中幸运生还,如今回到了他敬爱的“师长”身边。

对于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制造强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欧阳全(资料图)

去年10月,他与重庆一名15岁血液病患者初次配型吻合。接到红十字会电话时,他没有半点犹豫,一口答应捐献造血干细胞。

薛刚说,就在2019年1月1日前后几天里,有3名他曾采访过的抗战老兵先后离世,“除了欧阳全老人,还有曾参加过两次长沙会战的王庆平老人和抗战女兵黄玲老人,活着的抗战老兵越来越少了。”

近日多名老兵离世

实习生施世泉供图/薛刚

从2015年就参与照料欧阳全老人的志愿者组织负责人杨儒森表示,欧阳全老人的离世很突然:“老人99岁了,但身体特别好,我们和老人的家人之前都在想怎么给他过100岁生日,没想到刚刚到2019年,老人就突发疾病离开了。”

其中,关于食品卫生安全、不正当竞争、套证或假证经营的关注度较高,依次排在前三位,特别是没有实体店铺、没有工商营业执照、没有餐饮服务许可证的“幽灵外卖”备受质疑。

“我国提出的智能化标准提案已经成为全球首个面向智能制造服务平台的国际标准。人工智能技术已经成为推动移动互联时代向智能互联时代转变的重要驱动力量,‘人工智能+’产业应用也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培林在26日举办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8)发布暨新媒体发展研讨会上表示。

让薛刚和杨儒森都很感慨的是,欧阳全对于自己“师长”的死,始终难以释怀。薛刚说:“他是一个军人,有一种忠诚的性子在身体里,会觉得师长的死,和自己保护不周有关系。”欧阳全曾向薛刚回忆说,回国后,欧阳全和几个战友曾拜访过戴安澜将军的夫人,戴安澜的夫人曾对欧阳全等人说:“你们回来了,师长却没回来。”这句话让欧阳全觉得无比愧疚。

杨儒森说,欧阳全曾告诉他,戴安澜将军牺牲时,自己距离戴安澜只有十几米远,为了将戴安澜将军的骨灰带回国,他们一行人背着骨灰,冲过日军的枪林弹雨,将骨灰背回了国。“每次谈到这段经历,欧阳全老人都老泪纵横”。

欧阳全随即到洛阳,参军入伍。此后不久,欧阳全经人介绍,进入了戴安澜的部队,“由于我身材高大,就被留在师部,做了戴安澜将军的贴身卫士。”此后,欧阳全始终没有离开过戴安澜。

央视网消息:28日,天津、上海同时发布收紧房贷政策。两地新的调控政策均提高了居民家庭购买首套住房的首付款比例,同时在首套房认定标准上也提出了“既认房又认贷”的要求。

始终为师长的牺牲愧疚

将戴安澜骨灰带回国

薛刚说,欧阳全曾告诉他,戴安澜将军被日军袭击,壮烈牺牲后,随军医生告诉大家,需要及时将戴安澜的遗体火化。“他回忆说,当时大家就将戴安澜师长的遗体火化了,然后特意找了军队里最干净的一块防雨布,把骨灰包起来,然后找了一个印着红十字的医药箱,将骨灰存放在里面,再用电话线给捆起来。”

现场大屏幕上,一段视频瞬间将人们的记忆拉回到十年前:刺耳的警报声、火光冲天的泰姬玛哈酒店、持续不断的枪声、玻璃窗上触目惊心的弹孔、散落一地的建筑残骸、从直升机上速降的军人、恐袭之后悲伤的面孔、数不清的烛光……

河北新闻网4月4日讯(记者苏励、别志雷)4月3日至4日,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许勤在雄安新区调研时强调,要统一思想认识,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中央文件精神为指导,强化责任、使命、担当,全力做好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各项工作。

他们的回忆是珍贵史料

沈阳一名市民在购买的香蕉片中发现了异物,遂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退货赔偿1000元,法院只判决退货,并没有支持赔偿诉讼请求。6月28日,沈河区人民法院公布该案审判的详细过程。这是近日最高法给工商总局关于职业打假问题回复后,沈阳法院审结的第一起职业打假案件,这对职业打假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张常荣男,汉族,1963年8月生,54岁,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7月入党,黑龙江大学经济学专业在职研究生毕业,现任鸡西市委副书记、市长,拟任鸡西市委书记。

【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杨栋梁立案侦查】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栋梁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目前,上海打捞局已安排多种水下设备赶赴沉船水域勘测,其中包括两套遥控无人潜水器(RV),它将用于水下沉船的外部摄像。

核对药品、排气、消毒扎针……一连串动作,汪淑玉一气呵成。周老太要输4瓶水,中途,汪淑玉就一直照看着她。天气冷,她把小烤炉挪近周老太,找来手帕盖在她扎着针的手背上,还不时和她话家常。输液结束后,汪淑玉仔细叮嘱,老人要喝点清淡的米粥,保重身体。

薛刚表示,目前他收集的包括欧阳全老人在内、做过口述历史的抗战老兵已有200多人,未来这些记录将作为国家社科项目,对社会发布,“希望我们能通过老兵的回忆,让那段历史永远不会被遗忘。”

延庆:限放区:东至大秦铁路,南至东姜路-延康路-百康路,西至康张路-X011路-X022路-西丁路,北至团结路以内区域。

这里是西藏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康扎西临时安置点,藏族群众、干部和往年一样,欢度藏历新年。

77年后,欧阳全老人回到了他一直敬称“师长”的戴安澜身边,1月3日,欧阳全的家属都在忙着老人的后事,欧阳全的儿媳告诉北青报记者:“老人刚刚去世,目前家里千头万绪,非常忙。”

澳门银河官网

上一篇:男子为逃避补票将儿子扔在火车站 被纳入黑名单
下一篇:环保部对水污染防治进展相对滞后地区专项督导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计划季加网 all rights reserved